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三八就三八 3


在便宜了一块钱但是质量看起来还是十分过硬的扳手的威胁下金有谦和斑斑捂着额头胳膊小腿肚各种疼但各种不敢吭声。

呜呜呜这个拿扳手的人看起来好吓人麻麻我要回家。

王嘉尔狐假虎威的在后面微笑,假装不知道自己的威慑力即使在断了脚(虽然只是看上去像断了脚)之前也比不上LA大佬。

众人看完热闹散了,金有谦和斑斑想喊喂你们别走啊别留我们和扳手男在一起诶然而众人作鸟兽散哪里管地上两傻子死活,谦斑二人继续挺尸。

威风摆够了的段大佬风风光光的背着王嘉尔进了宿舍,小心翼翼的放下王嘉尔,扶他坐到自己床上以后,拿着扳手对两个小弟一招呼,意思是怎么的呀还不滚起来帮你嘉尔哥哥收拾东西。

王嘉尔乐的不行艾玛段宜恩这逼...

占tag抱歉

迷途目前正文大概还有3到5节左右就完结了。

正文之后会有一个有尔番外,或者说也可以当成另一个结局,是正文走向中的一个分叉,结局也和正文不一样。

加上番外,迷途全文应该在12――13W字左右,之前一个现实中的喜欢搞基的好朋友偶然间得知了这篇文,想让做个本子,给她也给自己留个纪念,想了一下来问一下大家,如果出了本子要不要。

因为本来是准备就做两本纪念一下就行了,如果还有姑娘要的话就要找做本子的工作室了,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经验,也是一头雾水,昨天想了一下,大概说一下。虽然完全不懂出本相关事宜,但是昨天大概翻了一下TB之类的地方,也翻了一下lo上别的圈一些写手的情况,因为这个本子不管有没有姑娘要,...

【all嘉】迷途(29)


段宜恩当然不知道王嘉尔心中是怎么想的,当然,王嘉尔也不会告诉他。可是有一件事情多少让王嘉尔松了一口气,那就是段宜恩总算愿意带他出门了。

 

第二天中午,段宜恩照旧把午饭端上来,今天的午饭比起以往来还要丰盛,这既是因为段宜恩知道下午逛音乐剧展需要不少体力,也是因为他知道王嘉尔虽然嘴上不说,心里也一定是很想出去看看的,所以中午也一定不会再拒绝多进食。

 

果然,王嘉尔没有像一个月来每天都要上演的厌食再重复一遍,他毫不排斥的拿起了碗开始吃饭,显然对下午的出行心中也是充满期待的。段宜恩暗忖医生的话还是有道理的,又见王嘉尔吃的虽然比平时要多,但是还是明显和一个成年男子正常进食...

三八就三八 2


最后段宜恩还是不知道妈卖批是什么。王嘉尔思来想去,觉得不应该在第一天认识就给一个来中国感受博大精深中华文化的好孩子灌输这种……随性的语言文化。

好吧,其实就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好随便糊弄过去了。

进了宿舍,把刚才顺便领回来的床单被套什么的弄好,准备整理行李的王嘉尔,又遇上了新的难题。

他的行李箱打不开了。

作为一个“爷们儿”,王嘉尔当然没好意思这点小事情就让段宜恩帮忙,他自己在那费劲的鼓捣了半天,又是一屁股坐上去瞎颠又是拿脚踹还是弄不开。正当王嘉尔愁的不行的蹲在行李箱旁边,从背后,还是耳边,突然传来低低的一声:“去买扳手吧。”

王嘉尔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往后一跌,闭上眼睛准备...

三八就三八 1


当王嘉尔怀揣着第一天入学充满激动的心情踏入G大新校区时,怎么也没预想到自己刚开学就被群嘲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宿舍号。

 

虽然王嘉尔已经大三了,但是G大老校区面积太小加之宿舍条件差,所以王嘉尔一直是在外面租住的。好不容易可以省下房租和来回时间住进校园所以很是兴奋然而之前两年并没有住校经验的王嘉尔同学查了半天网上的新生攻略要带什么,却发现大部分写攻略的都是女生,写出来的东西显然并不适合一个小老爷们儿,于是郁闷的关了电脑,一气之下觉得自行开拓不求他人,简而言之,就是乱来。

 

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王嘉尔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个儿一个“大男人”杂三杂四的东西这么多。等到王嘉...

去年就说过心中有个关于七嘉的故事,温暖又残忍。结果迷途一拖拖了这么久,所以也搁浅了。当然现在想想,如果是这样的一个故事,那么即使没有迷途,要动笔也需要相当勇气。

那个故事不断的成长着,框架也慢慢变大到怀疑如果动笔,是否有这个能力驾驭的地步。在成形的过程中,现实中的他们又有了新的故事,新的交流,给了对他们的关系的新的想法与感受,也给这个故事带来了不断的变化。

虽然不知道这个故事还有没有写出来的一天,但是从喜欢上他和他们开始至今,越来越确定的一点,就是在关于他的六对cp里,最不显眼,连tag数都是最少的七嘉之间的感情,其实或许是很多人不曾想过的深厚。

虽然都是好孩子,但是小七啊,要尤其单纯朴...

【all嘉】迷途(28)

进度80%了......手速感人。

————————————————————————————————————————————————————————————————————————————————————————

 

王嘉尔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晚上十点差十分。

 

还有十分钟,段宜恩应该就要进来了吧,他每天都是这个时候过来。

 

一个月了,距离段宜恩把王嘉尔带到这里,已经过了一个月。

 

其实也未必这么准确,王嘉尔只能通过日出日落和手表来确定一天已经过去,他也没有记得那么努力,更没有闲情逸致到模仿电视剧里人物每过一天在哪里做个记号之类的...

迷途新一节,即第27节,卡了一个月之久,写的时候几次卡文,直到写完还是和预想的不一样,很多不满意。是因为最近主要在看另一个圈的文而影响写文思路还是因为近来的心态变化尚不明确,近期会着重中短篇的写作,既算换个类型转变心情,也是之前就想做的事情。无论长文还是中短篇都各有各的魅力,不仅对读者,对写手也一样。中长篇需要较完整的构思构架和细节的把控等等,然而中短篇却是另一种魅力,对写手的要求也完全不同。作为一个水平有限的写手,也愿意做更多尝试。即使尝试后的成文不那么好,想来过程也算是享受?

#碎碎念的阁玄#
#不用理#

【all嘉】迷途(27)

段宜恩的手在空中举了许久。


他等待着王嘉尔给他一点回音,哪怕一个眼神也好,可是王嘉尔只是把头转向一边,理也不理他。


段宜恩的眼神慢慢暗淡,许久,又变得尖锐而布满阴霾。


他一把拉起王嘉尔的衣领,把王嘉尔整个提了起来,王嘉尔被这股子大力拽的失去平衡,摇摇晃晃间,又觉下巴一阵闷痛,一只手卡住了自己的下颌,猛地向旁边扳去。


段宜恩一手提着王嘉尔的衣领,一手伸向王嘉尔的脸,用力的向自己扳过来,让他再也不能逃避自己的眼睛,让他的脸和自己的脸近在咫尺,让两人连呼吸都能彼此感知。


王嘉尔身上的肌肉松弛剂让...

1 / 8

© 夏阁玄之 | Powered by LOFTER